人的知識部落格, 情緒管理, 認識自己

原諒自己,才有看清自己到底擁有什麼選擇

原諒自己,才有看清自己到底擁有什麼選擇

「有沒有什麼方法,可以不要讓我有這麼多的情緒?」

「你情緒的對象是誰?」

「我自己…」

「什麼樣的情緒?」

「不知道…大多是憤怒,有些時候是悲傷。」

「對什麼的?」

「…工作上的無能。」

瑪麗安是一個對自己有著強烈企圖心,同時又懷抱理想的女性,她熱愛工作,甚至認定了這是她的志業。

卻也因為如此,她深陷低潮與負面思維之中,難以自拔。

原先她在一個組裡面,擔任成員,組長是一個非常愛護部屬,有耐心也很願意教導的長官。在這位組長的帶領之下,瑪麗安發現自己比過去,更加認真且勤奮的工作。

就因為這樣她發現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自己,有能力願意承擔,也更有自信的自己。對她來說,這是生命當中,工作最快樂的時光。

然而,這麼優秀的長官顯然很快就會升遷。所以這重責大任就交給了瑪麗安,原先她以為這會是一件她可以勝任的工作。

「我那時候完全沒有想到,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。」

「妳所指的工作上無能,確切來說,是什麼?」

「我沒辦法帶領下屬,我也不知道怎麼要求他們像我當時一樣,非常認真,近乎全部投入的工作。」

「這讓妳非常挫折?」

「不只、遠遠不只!我覺得我自己就是個廢物,根本不應該接下我前長官的這份工作,我不僅辜負她,我也發現其實我是過度膨脹自我,如果沒有她,我什麼都不是。」

延伸閱讀:關於職業倦怠,我們都搞錯方向了!真正消除職業倦怠的方法是…

瑪麗安覺得自我近乎崩潰,從一開始的憤怒,接著更加強化的去執行,到中間階段的悲傷,只能咬著牙接受現況,但最後現在的無力,認為自己再也不能改變什麼。

她承受極大的情緒壓力,認為自己什麼都不是。

前組長給了她很棒的夢,但現在夢已經碎了。

「妳為什麼會覺得自己無能?」

「這不是很顯然嗎!我這麼努力,但最後的結果卻變成這個樣子。」

「努力什麼?」

「工作啊!我這麼努力工作,但最後什麼都沒有。」

「所以,妳會覺得妳的前主管,把妳當成工作項目嗎?」

「什麼?當然沒有。我覺得她真心在乎我,這就是她為什麼與眾不同的原因。」

「既然如此,妳有沒有發現,努力工作並不等於真心在乎,妳這麼努力在工作,但是妳要帶領的人,不能被當成工作項目。」

瑪麗安陷入一陣沉沒,她大概意識到兩者的不同。

接著我進一步讓她理解,在工作上面她表現的很好,所以她的努力其實得到很好的回饋。

但最大的問題在於,她認為努力把工作做好,就可以把人帶好。

因為組員應該要有樣學樣,她都已經透過親自示範來完成目標,所以組員也應該要同等的完成任務。

「換個角度來說,妳為什麼沒有在帶領組員上面,下足夠的功夫跟努力?」

「我沒有時間,光是做完我的工作,我就要死了,為什麼我會有這麼多時間,去思考要怎麼帶領組員。」

「沒問題。所以妳應該可以接受,在帶領組員這件事情上面,其實妳沒有足夠的努力,因為妳沒有時間。」

「我可以接受。」

「那妳為什麼要覺得自己無能呢?」

「我…」

「妳並沒有無能,因為妳其實沒有像投入工作一樣,投入帶領夥伴。所以從這樣客觀的角度來說,妳並不是無能的。」

瑪麗安頓時明白我的意思,眼睛因為了解而顯得明亮。

最後我告訴她整件事情的癥結點,來自於她對於自己的情緒。

延伸閱讀:每個情緒的源頭,其實都只是我們錯誤的預設

因為情緒進來的太快,挫折與無能為力的感受太強,讓她沒有辦法清楚的分辨,到底她需不需要為此感受到痛苦。

最重要的部份在於,這些導致她無法分辨:努力的對象不同,會得到的收穫也會不同。

當一個人面對挫折,如果有強烈的情緒產生會進入一種特殊的情況:

『急於否定自己』:認定自己的努力就是無效的。

認定自己沒有用,認定自己不管怎麼做都無法改善。

然而卻沒有真正針對問題加以區分衡量,把所有的結果全部混在一起。
並且概括承受。

如同我問她:「那在妳自己工作的項目裡面,妳做得怎麼樣?」

「我跟以前一樣努力。」

「成果呢?」

「是我們組的75%。」

「那妳無能嗎?」

「但…」

「這也是妳的工作內容,也是工作很重要的一部分。」

「不無能。」

通常一個人急於否定自己,是源自於內在對於自己的不信任,但在這件事情上,是來自於情緒所造成的盲點。

瑪麗安的情況其實相當普遍,大部分的人其實不願意接受自己的無能,對這類型事物抱持強烈的情緒,好反抗那股無能所帶來的痛苦。

然而,無能的原因可能有很多種,有些純粹只是因為,我們從來沒有在這方面用心。

當我們不願意接受自己的無能,就無法真正看清無能的原因。

當我們無法接受真正的自己不好,所產生的情緒,讓我們沒有能力針對自己找到克服問題的方法。

情緒才是我們在改變與調整時最大的敵人。

關於作者:林侃 Vasil

擅長以各種不同的方式,將教育轉化為體驗,讓學生在學習的過程當中,更能感受到知識實際變為行動後的份量與力度,進而引發改變生命的契機。

因為深刻的參與自己的生命與抉擇,也同時引領他人面對內在的歷程,所以精確且根本地了解人的邏輯,透過思想直指人最深的需求與困境,並為學生找出適合的道路。

■ 鼎愛文化執行長
■ 鼎愛文化教程總監
■ 參與式體驗《彼此的日子》活動設計
■ 鼎愛文化課程老師
■ 美國「HBDI®全腦優勢發展模型」授證分析師
■ 影像課程教程總監

目前授課:「認識自我」、「去去情緒走」、「夜訪自我」、「蓋亞」及影像高階課程

如果你想讀更多: